李永達的「桃花劫」與「大兜轉」
     中山之窗
   上一回我們講述了《林卓廷的一嘴十八針》,他在街頭縱暴挑起事端後,一度被毆送醫時嘴縫十八針。他口蜜腹劍,時而辱警時而假「撐警」。

  今天要講的,是李永達的「口蜜腹劍」。他先勾搭上助理陸鳳萍,與原配陳樹英離婚。十年後,陳樹英又成爲「小三」,成功奪得李永達……一個男人與兩個女人,再婚再離再娶,還輪流入監。這種事業與情事的雙重「大兜轉」,也見證着亂港派一瀉千里的政治頹勢。

  借勢上位不長久,「難夫難妻」上賊船

  2019年9月25日,李永達又走進黎智英在何文田的寓所,參與密會者還有何俊仁、單仲偕等亂港組織頭目,黎智英親自出門迎客。

  民主黨前主席李永達,一度是香港政壇的風雲人物。如今,這名64歲的職業政客搭上了黎智英的「賊船」。

  多年來,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以賣港求榮爲生,位居「叛國亂港四人幫」之首,他在何文田的寓所也成爲觀察香港亂局的晴雨表。

  這一次,他呼喚李永達、何俊仁等頭目,可能是密謀發動9月28日和10月1日的街頭騷亂。從現場照片來看,自從搭上黎智英後,已經過氣的李永達突然變得紅光滿面。

  ▲「港獨」組織「民陣」召集人岑子傑(中)首次現身漢奸黎智英的密會,另外二人爲李永達(左)及吳文遠(右)

  李永達也曾是香港政壇的名人。1955年12月,他出生在香港,祖籍廣東惠陽。1979年,從香港大學畢業後,李永達進入屯門大興邨佛教沈香林紀念中學教書。

  短暫的教書歲月中,李永達不僅收穫了愛情——如願以償娶到港大時期的小師妹陳樹英,他還結識了時任立法局議員吳明欽,後者是李永達走上政壇的第一名「貴人」。

  在「貴人」的引薦下,李永達在1985年當選葵青區區議員,並與梁耀忠、單仲偕等人並稱「葵青七子」。

  李永達不僅善於投機取巧,還擅長政治包裝術。1987年,時任英國外相賀維(Geoffrey Howe)訪問香港,李永達的機會來了。

  晚宴上,賀維宣布1988年香港立法局選舉不是直選。這時,李永達拉出一段抗議橫幅還用英文大罵賀維,「Bullshit.Shame on You」。

  經此一鬧,李永達再也不是籍籍無名的小卒子。1988年,他當選葵青區議會主席。李永達擅長「借勢」,他又攀附上第二個「貴人」民主黨主席楊森。

  這個楊森不是殺人不眨眼的民國軍閥,但在香港具有不小的政治影響力。他不僅與李柱銘、何俊仁等民主黨大佬熟悉,還與黎智英是連襟關係,俗稱「擔挑」。港嘢君在第一回《「拆家」黎智英》講過,黎智英的第二任妻子李韻琴,正是楊森夫人的胞妹。

  搭上「貴人」楊森後,李永達也就融入黎智英、李柱銘、何俊仁等大佬的小圈子。2004年9月,楊森宣布放棄連任,直接將李永達推上民主黨第三任黨主席的座位。

  高處不勝寒,李永達不僅面臨着派系的傾軋攻擊,還被同僚批評「只有小智慧小脾氣,匱乏大智慧」。李永達不甘寂寞,還生出讓他譭譽參半的「桃花劫」。

  政壇之上,李永達節節敗退。2005年5月,李永達代表民主黨參選行政長官,最終連提名都未能通過;2011年12月,李永達又在黨內選舉中從主席降爲副主席;五年後,李永達又失去了荔華選區的議席。

  李永達一直謀劃着東山再起。2012年的香港立法會選舉中,他與妻子陳樹英更是雙雙落選。自此,李陳夫婦在香港政壇上的影響力已近乎零。爲延續日薄西山的政治生命,他們開始傍上「貴人」黎智英,頻頻被黎喚至何文田寓所「聽旨」。

  但這對「難夫難妻」不僅沒有時來運轉,還相繼被判入刑,一如李永達、陳樹英與陸鳳萍「你方唱罷我登場」的三角婚姻。

  ▲民主黨在區選慘敗,兩名高層李永達(左)及何俊仁黯然神傷

  原配情婦玩換位,「勾女達人」亂性亂港

  李永達身高比原配陳樹英矮半頭,卻被稱爲「高達」,實則「勾女達人」。

  1984年,李永達與陳樹英結爲連理,兩名教師平淡地度過了五年時光。1992年8月,搖身變爲民主黨立法局議員的李永達卻被發現在外面拈花惹草,他與助理陸鳳萍把臂同遊法國迪士尼。

  李陸二人的「甜蜜照」被香港媒體曝光後,他的第一段婚姻也亮起了紅燈。

  兩年後,李永達與年輕他八歲的陸鳳萍結婚,這名時年38歲的助理從「小三」轉爲正室。

  亂港派男女關係「七國咁亂」。港嘢君在《色鬼陳浩天的一足三船》講過,陳浩天幾乎同時交往三名女友,被斥爲「色中餓鬼」,前輩李永達更勝一籌。

  1999年9月,李永達又被發現「紅杏出牆」,他與前妻攜手遊覽南非,共賦同居、再續前緣。在此之前,李永達就被鄰居發現與陳樹英同居,兩人出門總是一先一後陸續出門。

  自知身爲公衆人物,李永達「出軌」動作謹慎。鄰居說,無論日夜陰晴,他總是戴着一副墨鏡。當時,李永達並未與陸鳳萍離婚。這段狗血的戀情曝光後,陸鳳萍迅速宣布離婚,而李永達則開始了與陳樹英的婚姻生活。

  李永達主演的「高達勾女劇」情節曲折。簡單來說,就是他在兩個女人之間經歷三段婚姻——先娶陳樹英再離婚,迎娶陸鳳萍後又離婚,再娶原配陳樹英。按照香港網民的總結則是「勾女勁,食完棄完再食」。

  但是,情場得意的李永達夫婦卻迅速在政壇失意。外界普遍質疑李永達之德:「一個人結婚又離婚,又同離婚嘅人結婚,令人懷疑他系咪能夠忠於承諾。」

  如前所述,李永達的政治生命終於「桃花劫」。他的放浪不羈卻成就兩名女性政客:第一次離婚刺激陳樹英走上政途,第二次離婚則促使陸鳳萍重返政壇。

  陸鳳萍原是社會工作專業畢業生。1990年前後,她開始擔任李永達的議員助理,一度幫助李永達及多名民主黨議員制定選舉策略。與李永達結婚後,陸鳳萍逐漸淡出政壇。

  離異後,陸鳳萍繼續參政。經歷婚變後,她更潑辣大膽頻繁地穿梭於政界、社工界與宗教界,與多名亂港頭目打成一片。從公開報道來看,她與戴耀廷一起亮相的次數最頻繁。

  ▲區諾軒獲李永達前妻陸鳳萍家人的祝福,協助他在民主黨極速上位

  2014年,陸鳳萍發起「使命公民運動」,極力配合戴耀廷策動的「佔中」暴亂。2016年旺角暴亂中,她又與戴耀廷聯署請願書。同年,陸鳳萍還響應戴耀廷的「雷動聲吶」計劃,最終在基督教界別的議席選舉中敗北。

  來自情場與政場的雙重打擊,又讓陸鳳萍第二次淡出政壇。不過,她依舊願意爲年輕的港獨分子拋頭露面。

  來自「議會陣線」的區諾軒,一度深得黎智英、戴耀廷、李永達等港獨大佬的青睞,正是陸鳳萍的勾連之果。

  港獨派人際關係剪不斷理還亂。港嘢君在第十四回《變色龍區諾軒的種屬科目綱門》中講過,區諾軒的岳母陸鳳娥是陸鳳萍的姐妹。李永達則愛屋及烏,願爲前妻陸鳳萍的「姨外婿」區諾軒穿針引線。

  浪子回頭不見金,亂港「夫妻檔」破產

  李永達不僅愛屋及烏,還被曝與陸鳳萍藕斷絲連。這與二十多年與陳樹英的婚姻如出一轍。

  陳樹英在一篇題爲《浪子高達》的文章中回憶,大學二年級時開始初戀,男友就是李永達,擦出火花則緣於社團活動。1980年,陳樹英接任香港大學社會服務團主席後發現,該機構的賬戶中居然有百多萬港幣。

  於是,她求助三屆以前服務團主席李永達。交往中,兩人逐漸滋生愛慕之心。陳樹英身高五英尺四英寸,花名「大樹」。但是,李永達只有五英尺二英寸。

  1984年,陳樹英與李永達結婚。不僅男女身高不協調,從政後的李永達更不被陳母看好,「從政唔穩陣」。

  一語成讖,當選區議員的李永達勾搭上了女助理陸鳳萍。婚變後,陳樹英整日以淚洗面,她開始反思千依百順的性格,也決意不再做單純的家庭主婦。

  1990年,陳樹英時年32歲,她放棄兩萬八千港幣的月薪,毅然辭去中學的高級學位教席職位。她決定到香港中文大學讀政治與行政學碩士。

  開學之際,陳樹英又選擇休學,直接到「港同盟」擔任選舉幹事。那一年,在「港同盟」參加選舉者就有李永達。

  陳樹英改投政途與李永達有關。她自述,家有兄弟姐妹七人,全家以經營茶葉店爲生,她對茶塵很敏感。所以,陳樹英的志向原本是做教師,更愛詩詞歌賦。

  1994年,「港同盟」與「匯點」合併成民主黨,陳樹英成爲何俊仁的選區幹事,她與「前夫」李永達的交往機會就更多了,「但好多新來的同事,不知道我們曾經是夫婦」。

  陳樹英高出李永達半頭被認爲沒有「夫妻相」,卻在政途上如出一脈。

  初出茅廬時,每一名政客都在謀劃如何亮相。當初,李永達大罵英國外相賀維而名聲大噪,陳樹英則「臥軌」一鳴驚人:2007年,爲抗議港鐵連接內地,她帶領二十多名民主黨成員闖入輕鐵後備路軌範圍。

  陳樹英對「高達」一往情深。一篇名爲《陳樹英細說李永達「不忠」》的文章中,她承認李永達出軌,是對她「人生中最沉重的打擊」;即便分別十一年後,她仍願再次接納背棄過自己的男人。

  從「正牌」淪爲「小三」,陳樹英最終「奪夫」成功而歸於「正牌」。當被斥責「第三者」時,陳樹英只是輕描淡寫說了句與李永達「志同道合」。

  不過,沒有對愛情的忠貞,更沒有對民族和國家的忠誠,只有令港人咋舌的香豔故事:與李永達離異的11年間,陳樹英幾度移情別戀。當被問及其間是否有第二個男人時,陳樹英很躲閃地回答,「就算有,也不是一個長久的關係。」

  李陳「夫妻檔」重出江湖,不僅沒有得到多少祝福反遭唾棄。如前文所述,他們政治上節節敗退,最終在2012年的香港立法會選舉中一敗塗地。

  復婚後,陳樹英與丈夫住在屯門的容龍居,客廳正對着幽幽山林,不乏鳥語花香但缺錢。多年來,婚姻的「兜轉」以及選戰中節節敗退,讓這個亂港家庭多次搬家,更面臨財務破產一度欲賣房度日。

  就在囊中羞澀之時,他們還是頻繁走進黎智英在何文田的公寓。

  一時十三「call」,爲金賣命入刑獄

  黎智英有「禍港大金主」之稱。2011年,他的亂港賬目在「Foxy外泄門」中首次曝光,2006至2011年間至少提供2.3億港幣政治黑金。2014年7月,一名自稱「壹傳媒股民」羣發電子郵件,又曝光了肥佬黎2.7億港幣的政治捐款。

  但也曾有傳言,經商多年的「肥佬黎」曾瀕臨破產。香港媒體爆料,真正的幕後金主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等西方勢力。最近,「肥佬黎」還被曝勾結「金融大鱷」索羅斯,二人企圖做空港股謀利,並「聯手策動金融戰配合顏色革命」。

  「肥佬黎」只是亂港黑金的「二傳手」,並在分贓過程中雁過拔毛,長期收受黑金者還有陳日君、陳方安生和李柱銘等「禍港四人幫」。其中,天主教香港教區前主教陳日君則名列榜首,從2006年至2014年,他至少收了2300萬港幣的黑金。

  至於梁國雄、李卓人、朱耀明,以及李永達和陳樹英夫婦只分得「小蝦米」。近來,李永達卻呈現迅猛的上升勢頭,頻繁受到黎智英的密召。

  儘管聲名狼藉,但李永達並未徹底退出政壇,他一直擔任民主黨中常委一職,具有真正話事權,更是肥佬黎在民主黨內的重要操盤手。

  對大漢奸黎智英的政治黑金,不少亂港分子都選擇諱莫如深,唯有李永達「坦誠」相告。

  「少少金主啦」,2014年12月的一檔網台節目中,李永達公開承認黎智英是民主黨的大金主。或許,自知政治生命已近黃昏,李永達拼命跟緊肥佬黎以苟延殘喘。

  吃人家的嘴短,拿人家的手軟。在「佔中」期間的一檔節目中,李永達還自曝,黎智英「一個鐘頭打咗13次電話畀我。有單好重要嘅嘢問我」。

  一小時接到黎智英13個「急call」,金主與奴才的主僕關係昭然若揭。

  無論一級「代理商」黎智英,還是李永達等二級亂港分子,他們都是西方反華勢力的奴才。2014年12月,一件名爲香港「民主黨選舉策略」(Democratic Party's election strategy)的文件被維基解密泄露,李永達的亂港事蹟赫然在列。

  2006年4月7日,時任民主黨主席李永達密會美國駐香港澳門總領事郭明翰(James Blair Cunningham)。泄密文件還顯示,李永達不僅詳細彙報民主黨的選舉策略和內幕,還惺惺作態地表示,不願與剛成立的公民黨「同室操戈」爭選票,並提出「兩黨可進行地區協調」。

  席間,李永達還向美國總領事主子推薦特首人選。他提出,陳方安生是「優秀的、善於表達的、理想的」特首參選人。

  事與願違,民主黨仍在2007年的議會選舉失利,李永達也引咎辭去黨主席。他迅速投靠肥佬黎,仍難止一瀉千里的政治頹勢。

  今年,李永達又與陳樹英再「分」。不過,這次分隔他們的是鐵窗。2019年4月,李永達被控在非法「佔中」期間,多次在中環金鐘等多地「煽惑他人」非法阻礙行車道,被判監8個月。

  眼看着「失而復得」的丈夫入獄,陳樹英又做秀般地與李永達約定:出獄後,二人將聽着披頭士的老歌《WhenI'm64》,一起遠赴北極,慶祝李永達64歲的生日。

  有意思的是,李永達最後獲准緩刑兩年,但李陳卻仍然分離了。2019年8月,陳樹英因煽動包圍青山警署而被捕入獄。如今,這對「難夫難妻」輾轉刑獄,如同昔日在三角婚姻的「大兜轉」遊戲。


  來源:港嘢茶餐廳

  編輯:曉泳

  二審:紫昭

  三審:少平

文章只屬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;我們嚴格遵守法律法規,遵循以下 隱私權政策